导航菜单

清凉一夏

  

  图片发自简书App

  ? ? ? 老陈去钓鱼,独自一个人,也没有伴,就骑着电瓶车驼上钓具出门了。清晨,还有些凉意,骑着车兜起的风扑在身上,让老陈感到一阵阵舒爽。但老陈知道,暑气半上午就会到,所以得赶紧到水库边,找一个阴蔽处的钓位。于是老陈的电瓶车跑得更快。

  ? ? ? 虽是清晨,但去库区的路上已有不少人。有晨练的,也有和老陈一样去钓鱼的,这让老陈感到欣慰,不再孤单。虽然都是些陌生的面孔,但相互经过的时候,尤其遇到钓鱼人,老陈都会微笑着打招呼,“早啊!”,仿佛见了老熟人。

  ? ? ? 老陈还记得刚迷上钓鱼那会自己还年轻,看别人去钓鱼,也就跟着去。从此老陈记住了鱼出水那一霎的欢乐,于是上了瘾,再也离不开。由于经常接触水,湿气大,又上了年纪,老陈落下了肩周炎。前段时间忙,更遇上雨季,老陈的肩周炎又犯了,痛得龇牙咧嘴,想了很多办法也不见好。后来实在受不了,老陈索性破罐子破摔,又拾起鱼竿去钓鱼。没想到钓完鱼回来,老陈的肩膀奇迹般地不痛了。别人笑老陈不是犯肩周炎,是熬不过钓鱼的瘾。

  ? ? ? 夏天清晨的水库边,人已经不少,或远或近,三三两两。有和老陈一样刚到水库不久正在钓位上做准备的;也有来得更早,一切准备停当,正坐等鱼儿上钩的。离得近一些的就在眼前几米十几米;远的则在前面的小岛边或对面的山脚下。每个人背后都撑着一把大伞,各自钓自已的鱼。除了偶尔的风划过树梢或浪拍打库岸时会引来声响,一切都静悄悄的,如这幽碧深绿的湖水和连绵葱郁的群山,深沉而静谧。那水边、山下散落着的一顶顶小帐篷一样撑着的钓鱼人的伞,让这原本清静偏僻的山区水库显得多了些烟火气。

  ? ? ? 为了躲避午后的酷热,老陈找了个面朝东北的山凹,山凹的出口处有一块凸起很高的岩石,刚好挡住午后的阳光,岩石下方一小块平地紧临水面,正是绝佳的垂钓点。

  ? ? ? 一切准备工作结束,老陈开始静等鱼儿上钩。库区钓鱼急不得,可能一整天不发窝,可一旦发了窝,也就会手忙脚乱,不停地上鱼。所以老陈不急,慢悠悠地等。多年的钓鱼的经验,让老陈学会了耐心、细心,不象那些刚开始学钓鱼的小伙子,毛手毛脚,三分钟不上鱼就没了耐心,提着竿子到处瞎转悠。当然,水库边也有许多象老陈一样经验丰富的垂钓者,他们坐在水边,面庞黝黑,或长或少,都仿佛铜雕一般一坐就是一整天。

  ? ? ? 三伏天,太阳到了八九点钟就开始了炙烤模式,即使坐在水库边的阴蔽处又撑着伞也无法逃避,阳光从水面上反射过来,风过处,水面晃动,光也跟着晃动起来,刺得人睁不开眼,好在老陈背后凸起的巨大岩石刚好遮挡了阳光。岩石巨大的阴影投在水面上,库区的湖风挟着湿气也不时地扑面而来,让老陈在酷热的暑气中感受到一阵阵清凉。

  ? ? ? 今天的运气似乎不太好,等了大半上午,还没有上鱼。老陈点上烟,望着水面发呆,心里盘算着该收工了,午后的太阳会更毒,下午可能更钓不到。

  ? ? ? 就在老陈准备收工的时候,山凹对面不远处的水面上突然有了响动。老陈抬眼望过去,看见对面的人象弹簧一样从坐着的姿势弹了起来,手里的鱼竿绷成了一张弓悬在水面上,那人双手举着竿,弯曲的双臂紧紧贴在胸前,脚使劲地蹬住地面,身子略微往后靠。水面下有东西在鱼竿下方左冲右突,在水面上搅起一圈圈波纹。老陈知道那是上了大家伙,少说也有十来斤。老陈情不自禁地站起身朝对面喊:“稳住了!稳住了!多溜它一会,溜累了再用网抄它!”可能是突然上了大鱼的激动和慌乱,让对面的人手忙脚乱,听到老陈的喊话,他冷静下来,动作也开始放慢,有节奏地溜着鱼。在与鱼儿几个回合的拉锯战中,鱼儿终于逐渐被溜累了,放弃了抵抗,被拖向岸边,拖出水面。

  ? ? ? 足有上十斤的草鱼被送进鱼护,对面的人一下坐在水边,点上一颗烟,望着老陈喊:“谢谢,老哥!”

  ? ? ? 老陈边收拾渔具边答:“今天运气不错啊!碰上个大家伙。”

  ? ? ? 那人说:“别收了,老哥!说不定等会你也遇上了。”

  ? ? ? 老陈说:“不了!明天再来!这大热天的,有个喜好,就能清凉一夏,不光为鱼。”

  ? ? ? 那人打趣他:“唉!老哥,没想到你还是个哲人。”

  ? ? ? ……

  ? ? ? 回程的路上,已过正午,天边突然飘过一朵云,柏油路面上蒸腾的暑气虽然仍在炙烤着,但老陈还是感到了云朵下的一丝清凉。

  ? ? ?

  王罕

  邮箱:

  签名由 网易邮箱大师 定制

达到当天最大量